www.38538b.com
“90后”盲女调音师:用耳朵与“乐器之王”对话
发布日期:2019-09-13 03:3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背着黑包,包里装着扳手、琴键钳、国家税务总局:再取消25项税务证明事项 其中19项涉及税收优惠办!木砂板、音叉、止音夹等零零总总六、七十种调音工具和常备材料……这便是“90后”女孩蔡琼卉的出场“装备”。穿着黑色高跟鞋,扬起笑容,若不仔细观察,很难将这个行为举止与普通人无异的女孩与盲人联系起来。

  因为一场意外,蔡琼卉在8岁时失去了光明。20年间,她克服黑暗、与音乐对话,成为了浙江省唯一的盲人钢琴高级调律师。虽看不到琴弦,但美妙音符总在其指尖流淌。

  2000年的一个下午,工作中的泥瓦匠随手扔出的一把石灰将蔡琼卉带入无边的黑暗。年幼的她还懵懵懂懂,不明白命运将给她带来什么。“那个时候我还在想,可以不用做明天的作业了。”想起当时的天真,蔡琼卉涩然一笑。

  时隔19年,蔡琼卉对事发时的细节已记不太清,只记得眼睛疼的很厉害,睁开眼睛一片黑暗。“后来我发现,每天起床,天都依旧是黑的。我逐渐明白了那把石灰意味着什么,躺在床上听到身边的亲人都在哭,我打电话给姐姐,我说这辈子完了。”

  出事那年的春节,蔡琼卉和父母是在上海的医院度过的,留下13岁的姐姐独自在家。在经历20多次大大小小的眼部手术后,蔡琼卉仅有左眼能有一点微弱光感。

  其母亲孙水娟回忆,那一年,全家的氛围总被沮丧和沉默包围着,因黑暗带来的“后遗症”比比皆是:蔡琼卉的吃饭、穿衣、上厕所等基本生活都需要别人的帮助;因长期用药和激素作用,她的体重从30多斤迅速增重到80斤;蔡琼卉的父亲为了一家人的生计奔波,不到40岁头发就变白了……

  受伤后,蔡琼卉不可避免地接受到形形色色的眼光和语言。最初,她感到不自在,也不愿接受。然而成长让她的心态逐渐平和。

  “大家都很善良,我经常接受陌生人的帮助。虽然有时候会有不理解的声音,但大多出于好心。”蔡琼卉始终相信善意,也愿意花时间让大家理解、接受。

  在人生中最难捱的时刻,学校送的收音机成为蔡琼卉生活中唯一的乐趣。从那时起,音乐逐渐在蔡琼卉的心里生根发芽。

  “无聊时,我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守在收音机旁听正播放的儿歌和童话故事。”蔡琼卉说,“音乐仿佛成为了我人生中唯一的一束光。”

  2003年,蔡琼卉进入浙江省盲人学校。为了帮助其更快接受新环境, 目前孙水娟每日都陪伴左右,母女俩一起学盲文,母亲学会后又转授给蔡琼卉。

  重返校园后的时光,让蔡琼卉的性格开朗了许多。作为站在光外的人,盲校的经历让蔡琼卉意识到,她不能再自怨自艾下去,必须学会主动“追光”。

  蔡琼卉回忆,恰逢当时学校里开设了音乐课程,她便决心顺从自己的内心,学习一门乐器。也正是这一契机,蔡琼卉遇见了影响她一生的琵琶老师张根华。

  学习音乐非常困难,蔡琼卉要付出比普通人多出百倍、千倍的努力。因为眼睛看不见,她必须提前把谱子背下来,手指长冻疮、划破出血、生茧皆是常事。

  “同学们毕业了大多会从事盲人按摩行业,但我不想被束缚在小小的按摩室里,我希望自己未来能够从事音乐行业。”蔡琼卉的这一想法得到了张根华的支持,他开始给予蔡琼卉职业规划上的建议与帮助。

  2013年,蔡琼卉在一群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专业表演者中脱颖而出,以全国第二名的成绩,考入北京联合大学特殊教育学院,学习钢琴调律。这也是她从事钢琴调律行业的开始。

  在北京,盲人钢琴调律已经是成熟的行业,接受度很高。但在杭州,该行业仍是一片“蓝海”。“盲人也能调音?”这是蔡琼卉刚从事钢琴调律行业时常伴随左右的“质疑”。

  蔡琼卉坦言,其父母起初也希望其在大学毕业后能找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。但在数次碰壁后,这样的第三更衣室或单独卫生间少之又少,,她决定把自己的专业用起来,开一间盲人调律工作室。

  调琴的过程很复杂也很精细,即使只有0.1毫米的误差,也会造成弹奏的不舒适。蔡琼卉要从至少88个琴键、约230根琴弦和8800个零部件中找到源头问题并解决。学校有60台钢琴,最开始学的时候把琴弄坏也是常有的事。蔡琼卉便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将钢琴所有零部件的位置都背了下来。

  “老板非常相信我,让我去调一架三角钢琴的音准。”蔡琼卉回忆,“那架钢琴很久没调了,音跑了很多,我花了3个小时,男子前列腺炎怎么治疗,调了2遍……”调完后,琴行老板一试,当即决定将蔡琼卉介绍给自己的客户。如今,这位老板依旧与她保持着紧密的合作关系。

  “大家都很善良,虽然一开始还不够信任,但大多愿意让我尝试。不过会在旁边看着,给我‘打下手’。”蔡琼卉说,这其实足以让她感受到温暖。而靠着过硬的实力,要强的她也不断打破众人眼中“盲人不能调音”的刻板印象。

  “蔡琼卉很会调琴!”这是客户对她的评价。老客带新客,蔡琼卉的口碑渐渐打响,客源不断增加。2018年,蔡琼卉共为300多台钢琴进行调音和修理。印象最深的一次,她花了一周的时间,帮杭州科技职业技术学院一次性调音、修理了80台钢琴。

  如今,蔡琼卉的客户遍布杭州,除了接一些老客户的订单,她还与姐姐一起经营了一家关于钢琴调音的网店。姐姐负责接单,蔡琼卉则按订单上门调音。

  多年下来,调音不仅使蔡琼卉实现了经济独立,她的性格也愈发开朗、乐观。从陷入黑暗,到打开心扉,蔡琼卉的点滴改变和成长,孙水娟都看在眼里。

  “现在找我女儿调音的人越来越多,接下来,她计划在杭州成立一家音乐工作室,在享受音乐的同时帮助更多的盲人。作为家长,我们非常支持她的决定,也希望那些遭遇不幸的孩子们可以坚持心中的梦想,活出自己的精彩。”孙水娟说。

  “钢琴调律帮助我实现了自身价值,我是在用音乐追光,追着希望。”对于未来,蔡琼卉充满向往。